招行金融市场部:如果看待当前的资本外流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1 22:26

招行金融市场部:如果看待当前的资本外流—基于国际收支误差项的分析

2018-10-12 12:29来源:万钊货币

原标题:招行金融市场部:如果看待当前的资本外流—基于国际收支误差项的分析

我们知道,国际收支平衡表的编制原则是“有收就有支,收支必相等”,这个原则类似于企业资产负债表的“有借必有贷,借贷必相等”。所以一个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表,始终是平的。

但是由于编制国际收支平衡表的数据来源是不同的,因为口径差异、统计差异、时间差异等带来的误差在所难免,所以国际收支平衡表会设置一个“误差与遗漏项”,来集中反映那些“配不平”的数据。

理论上讲,误差与遗漏项,应该是幅度相同,随机波动,但是看上图的中国国际收支的误差与遗漏项,可以看到,第一,中国的误差遗漏的波动在放大,第二,2014年以来,中国的误差遗漏明显偏负,显示出有大量资金以未知方式出境,并不能用随机性来解释。所以在分析中国的国际收支波动的时候,有一些学者会使用“误差与遗漏项”,来作为观测中国资本外流的替代指标,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
但是我们同样发现,2018年以来,中国的误差与遗漏项的逆差明显收窄,这是否可以说明,中国的资本外流,开始缓解了呢?我们需要进一步分析,误差与遗漏的影响因素。

我们首先对误差与遗漏项进行季节性分解,上图中的第一张是原始数据,第二张是季节性因素,第三张是趋势性因素,第四张是残差。从上图的第三张趋势图可以看到,误差与遗漏项的逆差,近期确实出现了收窄。

我们知道,误差与遗漏项的异常,是别的科目的统计出现了系统性偏差,所以我们首先来看看,误差与遗漏项,与其他收支科目有没有明显的相关关系。基于经验,我们挑选了五个科目,分别是:货物项,服务下面的旅行项,直接投资项,证券投资项,其他投资下面的货币和存款项。

我们来看一下上图的最下面的一行,图的含义是:Y轴是误差与遗漏,X轴自左到右,分别是:货物项,服务下面的旅行项,直接投资项,证券投资项,其他投资下面的货币和存款项。从直观上看,与货物项呈现负相关,与旅行项呈现正相关,与直接投资、证券投资关系不明显,与货币和存款弱正相关。

为了量化评估几个科目之间的关系,我们做了多元回归模型。由于2014Q1是异常值,故将其剔除,回归结果如下:

再看看回归的模型评估情况,从下图可以看到,模型的拟合情况还算理想,模型结果可用。

从回归估计结果上看,货物项和旅行项与误差项非常显著,尤其是旅行项。直接投资项,证券投资项,其他投资下面的货币和存款项与误差项不显著。背后是什么故事?

货物项的估计系数为负,意味着货物顺差越大,误差逆差越大,背后的故事是,货物顺差越大,同时也有更多的钱“应收未收,滞留境外”,发了货却没收到钱,表现为误差为负。

旅行项的估计系数为正,意味着旅行逆差越大,误差逆差越大,背后的故事是,出国旅行中大量支出,以未知方式出境,背后是居民项下的资本外流。

考虑到旅行项的估计系数非常显著,以及误差逆差放大的时间点与旅行逆差放大的时间点比较吻合,因此我们推测:中国国际收支的误差与遗漏项,主要反映的是居民项下以旅行科目进行的资本外流,那么为什么2018年以来,误差项逆差收窄了呢?主因是货物顺差掉下来了,货卖不出去了,“应收未收,滞留境外”自然也就少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